六六闪读 > 武侠仙侠 > 大奉打更人 > 番外二:一统天下

番外二:一统天下

推荐阅读:何处寻归途重返1995沙盒末日成神风暴碧蓝航线之碧海扬帆无限神豪的悠闲生活从九叔世界开始无限觉醒桃运神医成为了道医之后都市仙尊


        李灵素的提问,同样也是天地会成员们的疑惑,刚才不问,是众人还沉浸在监正殒落的怅然中。
感叹昔日的大奉守护神身陨。
看到圣子的传书后,众人收敛情绪,把注意力转回各种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许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殒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监正和天尊的陨落摆在一起,这说明天尊与天道同化绝非寻常,可能与大劫有关。
【三:天尊是为监正而死的。】
许七安的传书出现在众人眼中。
天尊为监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参战了吗?难道是被我骂到羞愧,所以才出海相助许七安,激战中,天尊为救监正而死........圣子又悲伤又感动又困惑。
天尊也参战了啊,看来圣子立功了,可惜监正依旧难逃厄运........其他人心里如此想道。
但许七安旋即而来的传书,让天地会成员愣在当场,瞠目结舌:
【三:赵院长殉国后,大奉气运彻底消散,监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殒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后,唤醒了监正。】
监正原本已经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会成员望着这条传书,心头一震,本能的知道这句话里蕴含着极夸张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赵院长虽然击退了巫神,挽救千千万的百姓,但他的死,确实榨干了大奉最后的国运........楚元缜亲眼见证了赵守的殒落,只是没想到,赵守在救下无数百姓的同时,也变相的“害死”了监正。
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唤醒监正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天尊融入天道,会唤醒监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唤醒了监正?宁宴,这是什么意思。】
李灵素再次替天地会成员问出心里的疑惑。
【三:因为监正是天道化身。】
许七安发完这条传书后,动指如飞,把详细情况,一条条的以传书形式发在地书聊天群里。
等他发完后,地书聊天群已经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声,也没有人感慨。
寂静不代表平静,相反,此时的天地会成员,内心掀起的波澜足以称作“毁天灭地”。
这包括就在许七安身边的怀庆。
监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诞生出的意识,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内,后续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难道监正要扶持许七安成为武神,难怪他要培养守门人。
许久后,初步平静下来的楚元缜感慨传书:
【四:难怪我会觉得术士体系的诞生有些突兀,初代监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导下开创了术士体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为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劳?】
李妙真难得的提出一个有深度的问题。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继神魔之后,战胜妖族和神魔后裔,成为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为道尊和天尊们对天道产生了影响,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许吧!】
许七安传书道,他无法给出答案。
【八:尽管天道无情,但毕竟也诞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恶,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识的聚合体,亲近人族在所难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让天道拥有意识的,诸位,这会不会成为隐患?】
天地会内部陷入短暂的平静,众人思考着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突然哲学起来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刚想说自己身为守门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见李灵素发来传书:
【不会有这样的隐患了,刚才师尊下山见我,说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条口谕。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师尊成为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为冰夷元君高兴,并传书解释道:
【二:原始道法是远古时代末期,人族先辈们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们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并非开创者。道尊开创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弃修太上忘情的话,当然就不会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唤醒监正了。
这也意味着,监正真正意义上的陨落了,永远不可能再降临人间。
寝宫里,坐在御座上的许七安,握着地书,扭头看向司天监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屋檐,看见了高耸入云的八卦台,却再也看不见那道捻酒杯眯着眼,醉眼看人间的身影。
监正.......许七安轻轻叹息。
【八:第三条口谕是什么?】
阿苏罗传书问道。
【七:剥夺我圣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众人仿佛看见了圣子灰心丧气,欲哭无泪的脸。
【二:这是为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惊,她被逐出天宗,是因为信念不同,无法做到太上忘情。
师哥命犯桃花,确实也该逐出师门,但既然弃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没有把圣子逐出师门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门下骂的太过分了。】
【二:你骂什么了?】
李妙真心里一沉。
【七:就,就是,一时糊涂,想当天尊他爹.......】
李妙真:“.....”
许七安:“.....”
怀庆:“......”
阿苏罗:“......”
楚元缜:“......”
见众人不说话,李灵素传书狡辩: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太上忘情嘛。】
【六:阿弥陀佛,贫僧觉得天尊已经忘情了。】
恒远大师忍不住传书,他等闲是不说话的。
李灵素:“.......”
天尊不忘情,你现在已经轮回去了........李妙真气呼呼的传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后再商议。】
她还得为不争气的师哥的未来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师哥虽然是个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许七安的面子上,肯定会收留天宗弃徒。
但人宗隐患极大,业火灼身时,需以意志力对抗七情六欲,而师哥后宫佳丽三千人,怎么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会被业火烧死。
.........
结束传书,许七安侧头看了眼站在右侧,龙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报个平安。”
他起身,语气低沉的说道。
怀庆纤薄性感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恋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这次大劫里,金莲道长、赵守,还有监正,都彻底的离开人间。
重获新生的喜色下,是生离死别的伤感。
她能体会许七安沉重的心情。
.........
许府。
寒冬腊月,许府的花园里,盛开着灼灼醒目的鲜花,阵阵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缭绕不散,闻之心旷神怡。
清晨的寒风里,许铃音坐在内院的石桌边,两只小脚悬空,一边面色狰狞,一边把酸涩的橘子塞进嘴里,时不时打个哆嗦,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酸的。
粗短的小手指沾满黄色的皮汁。
“大锅......”
看见许七安回来,小豆丁先是瞅一眼他的手,见两手空空,这才松了口气,竖起浅浅的眉毛,向大哥告状:
“爹今早又买青橘回来给我吃了。”
许七安就问:
“那你感不感动?”
许铃音顿时悲从中来,酸的挤出两行泪。
乖孩子,都感动的哭出来了........许七安摸摸她的头,道:
“下次你爹再给你买青橘,你就把洗澡水偷偷灌进他的茶壶里,你二哥也一样。”
许铃音一听,眼睛亮了,大声试探道:“那我用洗脚水可不可以?”
以后家里的水不能喝了.......许七安鼓励的说: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但记得下次说这些事的时候,小声点。”
他叮嘱小豆丁不要浪费食物后,便转道回了自己的小院。
宽敞奢华的卧房里,临安坐在桌边,白嫩的青葱玉手握着猪鬃牙刷,心不在焉的漱口刷牙,两名贴身宫女默不作声的伺候着,一个烧热水泡汗巾,一个收拾着挂在屏风上的衣物。
她的双眼有着浅浅的血丝,眼袋也略微浮肿,一看就是昨夜没睡好,心事重重。
“吱~”
推门声里,临安猛的抬起头看来,一袭青衣映入眼中,接着是熟悉的容貌,以及上面挂着的,熟悉的笑容。
“我回来了。”他笑着说。
她眼眶瞬间红了,仓促慌乱的推桌而起,撞翻了圆凳,带着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扑进许七安怀里。
.........
懒洋洋的暖阳里,慕南栀穿着荷色长裙,梳着时下妇人最流行的云鬓,靠窗而坐,怀里抱着蠢蠢欲动,想出去找许铃音玩的白姬。
慕南栀的卧房偏南,窗户朝向的后院鲜少有人经过,因此她此刻并未佩戴手串,任由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沐浴在慵懒的冬日里。
肌肤如玉,美艳如画。
小白狐黑纽扣般的眼睛骨碌乱转,想着挑一个合适的机会逃走,与许铃音溜去司天监找监正玩。
新任监正总能取出各种各样的美食喂给人类幼崽和狐狸幼崽。
慕南栀轻抚白姬脑瓜上的绒毛,轻轻叹息:
“以前姨不戴手串,你就高兴的舔姨的脸,现在没以前热情了。所以说,人心是善变的。”
白姬眨了眨眼,天真无邪的说:
“姨,我是妖呀。”
“领会意思就好。”慕南栀反手给它一板栗。
“我会永远爱姨哒。”
白姬连忙表忠心,伸出粉嫩小舌尖,舔舐一下慕南栀的手背。
“那今天就在这里陪着姨。”慕南栀低下头,展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笑颜。
白姬心神摇曳,心里小鹿乱撞,用力点头:“嗯嗯!”
它突然觉得,与其和许铃音这个愚蠢的人族稚童玩耍,不如留在这里陪天上地下,美貌无双的姨,光看着她的脸,就觉得灵魂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这时,正沉浸在花神美色中的小白狐,忽然察觉到慕姨的娇躯一颤,继而紧绷,紧接着,它听见熟悉的声音:
“真美!”
白姬昂起头看去,窗外站着熟悉的人,正朝慕姨挤眉弄眼。
而明明茶饭不思的慕姨,此刻却表现出一副嫌弃和冷淡的模样,傲娇的撇过头,不去搭理窗外的人,仿佛这个男人一文不值。
这样的态度转变是白姬的情商暂时还不能理解的。
慕南栀傲娇了片刻,见臭男人没哄自己,就气呼呼的扭过头来,没好气道:
“怎么没死在外面。”
许七安笑道:
“这不是想你了嘛,心里想着你,就有永远都用不完的力量,你是我最大的求生欲。”
虽然知道这是花言巧语,糖衣炮弹,但慕南栀还是很受用的,哼了一下:
“麻烦解决了?”
许七安笑着颔首:
“多亏花神无私奉献不死灵蕴,助我在海外大杀四方,终于平定大劫,从此九州再无超品。”
呼......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压抑的情绪得以排解,但心里的哀怨还有,就问道:
“没什么损失吧?”
许七安点点头:
“监正赵守和金莲道长殒落了,其他人都还在,已经很好了。”
他脸上是挂着笑的,可是笑容里有着浓浓的怅然和悲伤,缅怀和唏嘘。
慕南栀心里的那点哀怨顿时就没了,还有点心疼,但性子傲娇,端着的劲儿一时放不下来,就说:
“你能成为武神,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说完,把白姬往地上一丢:
“去玩吧,走远点,午膳前不要回来。”
白姬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小脑袋里充满问号,姨怎么说变就变呢?
难道刚才对它的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吗。
白姬气愤的出去找小豆丁玩了。
许七安一步跨出,无视墙壁窗户,一步来到室内,慕南栀则走到桌边,娴熟的煮水泡茶,两人在暖洋洋的冬日里喝着茶,许七安给她讲述大战的经过。
其中包括监正的真实身份,武神的能力等等。
“那你气运加身,不可长寿的限制是不是没有了?”慕南栀惊喜的问。
许七安愣了一下,他自己反而忘了这一茬,没想到慕南栀还记得,原来她一直寿命问题。
“武神不死不灭,不受规则束缚,自然不会死。”许七安说道。
慕南栀笑了起来,捧着茶盏,哼哼唧唧的说出自己的小心机:
“百年之后,临安老死了,怀庆是皇帝,她也得死。钟璃霉运缠身,距离超凡十万八千里,李妙真行善事随心所欲,迟早入魔。算来算去,我的劲敌只有洛玉衡这个臭娘们。
“但我不怕,谁让她丑呢。”
我可以用太平刀斩断怀庆不可长生的规则,可以辅导临安修行,踏入超凡,也可以替李妙真磨灭心魔,辅助钟璃晋升超凡也不是难事........许七安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笑道:
“所以,南栀才是我此生最爱。”
许七安说的可是真心话,每条鱼都是他的挚爱。
“油嘴滑舌!”
慕南栀哼道,连忙低头喝茶,掩饰悄悄翘起的嘴角。
..........
次日。
早朝过后,一则告示贴在了京城各大城门口,以及各大衙门的公示栏上。
告示洋洋洒洒百余字,内容是,许银锣率一众超凡强者,斩神魔,杀超品,平定大劫,西域、南疆以及北境和东北,正式纳入大奉版图。
中原大奉王朝一统天下,京城轰动。
这则消息旋即由驿卒传送到各洲各郡,席卷中原。
...........
PS:我后续还是会更新番外的,公众号和起点一起更新,但有部分章节,我可能只会在公众号上更新,因为起点不太方便,嗯,不需要我解释吧。
还有,之前看到书评,有读者说我七天没更新,害他投资失败,冤枉死我了,我完本后的第三天,就申请了完结。
    《大奉打更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六六闪读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六六闪读!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www.663d.com)大奉打更人六六闪读更新速度最快。

本文网址:http://www.663d.com/xs/6/6957/240734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663d.com/6/6957/2407346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